月下中天

Mr&Mrs. Right
这是一条众所周知的真理——有鉴于特工、间谍、卧底或者其他什么类似职业的业务特殊性。每个人都应该在敲定自己职位之后立马将结婚生子等终身大事同时操办,一步到位。
但真理是什么,真理就是每个人都知道全世界都奉行地球都按照这个东西转但是你永远无法将之实现的东西,换句话说,真理狗屁不是。所以但凡从事这一行的人鲜少能够将自己的终身大事在自己投身事业之前就安排妥当,甚至当他们发现自己已经一脚踏入这个泥潭之后,都不能互助抽身,考虑一下自己身边的同事——因为他们每个人身处的环境都有自己的特异性。有的人天天像鸟一样在天上飞着,有的人像鱼一样在海底猫着,还有的人,他们匍匐在地底和密林的深处,如同精明的鼠类一般蛰伏观察,早已养成了自己独特的生存习性。
飞鸟和鱼不可能同地鼠谈恋爱。甚至不可能与之繁衍,共度一生。
——然而,大坏蛋联盟的二把手,永夜剧作家“地冥”,结婚了。这消息不啻于一枚核弹丢在大坏蛋圈子中,所有的单身狗集体被炸飞。

而在另一边,一个和大坏蛋联盟性质相同目的相左的特工联盟也在紧张的召开会议。
“为什么要答应呢?”
“为什么……?啥?为什么为什么?我想结婚,有人向我求婚,我答应了啊。”
“不是,你为什么想要结婚啊。”
“……我想结婚就结婚这有什么为什么啊?!这不是咱们特工界的真理吗?”
“你是不是傻你要是不答应不就不会有这种烦恼了。”
“难道我就是因为不去考虑这个烦恼就不考虑结婚吗,难怪你单身到如今啊小默云。”
总部欢快的气氛陡然转变成一种危险的沉默,玉逍遥捂住嘴巴,惊觉自己说了错话。
“所以现在,”一个慢条斯理的声音插了进来,打断了一场迫在眉睫的内部斗殴,“如果现在,弃天帝,死神,罗睺,火宅佛狱或者是其他的任何一个组织向我们突然发起进攻,以我们现在状态,我毫不怀疑云海仙门会被全灭。”六铢衣用温柔而略带一丝不赞同的眼光扫视过去,“禁止内斗。云徽子,别太欺负你师兄了。大家都知道你舍不得他。”
迹君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呛咳,好像被人戳中了肺管子,他脸红着转过身去泡茶,直接把后背留给玉逍遥。
“还有天迹,你说话也太直接了。”六铢衣有些不满的摇着头,“有事情好商量,再说这也是一件喜事。”
练峨眉适当的端着杯子去接酒水厅接了一杯卡布奇诺——鉴于他们干的都是保护地球的大任务,云海仙门得福利待遇好的吓人,他们个个都是有车有房,存折数字无法厘清的超级钻石王老五。但这其中并不包括给员工再配一个称心如意的意中人。蔺无双坐在一边,发动自己多年跟踪嫌疑人的经验,默不作声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练峨眉走到会议桌边,从桌上的盘子里捡出一块儿蓝莓酱水果派慢慢的咀嚼起来:“所以,天迹,你现在就没有什么合适伪装身份?我记得你还有一份保加利亚国籍还在running,不妨就用那个吧。”
“那个不行……”天迹痛苦的呻吟一声,用手指插入了自己的头发中,“那个是个外交官翻译的身份,我不想……我不想……”
他说不下去了,在场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自己的伤心事。“不想给自己未来的家人带来一点风险”,这是每个人都无法宣之于口却心照不宣的话。这也是为什么,普通人所能享受的,反而是他们求而不得的。
“无论如何,这是一件喜事。”练峨眉总结道,“如果你们是真心相爱的,天迹,不用担心。没有什么能够成为你们的阻碍。”

评论
热度(1)

灵感淹没我,写作蚕食我,生活毁灭我

© 月下中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