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中天

“弘徽殿,人家都说怀了孕的人身子是肿的,我怎么看你好像瘦了呢?“叹希奇双手敛着鹤氅的衣襟,款款的行至浴池边,脚下踩到零星的水花,在棉袜上浸染开来。应无骞梗着脖子,眼神有点发直,紧紧靠着浴池边缘,潜在水中,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叹希奇轻轻笑了一声,挽起漫长的袖子,一只白的吓人的胳膊伸向水池中,竟是摸到了应无骞的肚子上,应无骞一个激灵,几乎要喊叫出来,叹希奇牢牢的盯着他,绝美的脸颊上绽露出一个促狭的弧度:“呵,我的巴掌才几两重啊,还能把你的肚子按瘪了不成?” 
他边说,边像是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语调蓦地抬高,如同歌唱一样。 
“怎么老在常宁殿进进出出的?” 
应无骞冷冷的瞟了他一眼:“天气热,我奈不住,上边就叫我搬到这边的宫室来避暑。” 
“哟,多大的面子呀,我是常遭了人嫌的。恐怕这辈子我也享不了这个福了。” 
叹希奇无视应无骞冷的发凉的目光,竟从后背揽住了他,凑在他耳边轻轻的吹气:“别气,乖。刚刚那是我和你说着玩的,我现在不和你说着玩了,我们来说点正经的吧——应无骞,你这个孩子,是注定没法来到这个世上的了。” 
应无骞嗤嗤的笑出了声,道:“我到还不知道你叹希奇居然能掐会算。” 
“今天之前还不会,今天遇见了你,我就会了。连生身之人都唾弃的生命,本身就不可能来到这世上。难道我说的有错?” 

评论

灵感淹没我,写作蚕食我,生活毁灭我

© 月下中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