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中天

[王男同人]Je m'en vais,mais l'état demeurera toujours

Warning:哈里的容貌停止衰老的梗,电影里面没有给出哈里的具体年龄,我这里设定的是电影里面哈里的年纪是四十五岁。与电影中他年长却姿容端庄的老绅士形象不同,这里的哈里声音容貌都停止在了28岁,那是他人生中最为轻盈,温柔和梦幻的一段时间。那也是他和李·艾温永恒的相遇和离别的那一年。

具体人设请参考科林叔早期的警察形象(。





Je m'en vais,mais l'état demeurera toujours

我将逝去(Lee/harry篇)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仿佛是一瞬顿悟,又好像迟钝了几十年才慢慢知觉似的。无论如何,哈里·哈特在某一天终于注意到了发生在他身上的异常现象:他身体的衰老进程诡异的放缓了脚步。

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已经28岁,却还带着22-23岁青少年(?)特有的发育不全的尖尖下巴以及瘦削脸颊。好看是好看,但是哈里总觉得这张脸“既没有特工的威严又长的太像三好市民,一出外勤绝对就会被反派认出来”。总而言之,他不喜欢他这张脸。

梅林对此的解释是:金世曼组织独有一套(婆妈的)训练养护系统,是可以从“一日三餐到一周几发”进行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对特工们最大程度的维护加监视。这种养成方式可最大程度的减少特工们的衰老率(报废率),在保证特工们的身体一直处在巅峰期的同时,相应的提高特工们出任务的成功率。所以他们这些特工都看起来非常的年轻并且经久耐操。“毕竟你们是精英中的精英嘛。”梅林说,心虚的把眼神闪避开,以避免在加拉哈德直率清澈的眼神中败给自己(已经所剩无几)的愧疚之心。

哈里在迅速的消化这一大通明显是装逼死的言论之后,慢悠悠的总结:”听起来组织就好像是二十世纪的黑心资本主义大佬一样。“

梅林哆嗦着咳嗽:”羊毛出在羊身上嘛,你也好歹是读过马氏经济学原理的人。”潜台词呼之欲出。

加拉哈德带着一脸神圣不可侵犯的高洁问他:“那您的头发呢?我的好梅林?”

“Fuck you,哈里哈特。”



李听到这一番言论之后像个不倒翁一样在宿舍里面笑的颠来倒去。这让加拉哈德不得不动用了28年积淀的所有绅士教条和贵族礼仪来控制自己才没有在李的脑袋上开个洞。好吧,鉴于他自己才是那个恨不得找个洞藏起来的人,藏在李的脑洞里面显然不是个好选择。

他才不承认在大笑的李面前害羞了呢。尽管那是事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他出身高贵,并且比李大三岁,而且他还是李的推荐人。为什么每次两个人相处的时候他总是局促不安的那个。这不公平。他愤愤的想。但是当李慢条斯理的轻声安抚他,说着“好啦好啦我的哈利路亚”的时候,他的心又总是能不可思议的宁静下来——哈里不得不沮丧的承认:对他来说,李只要站在他面前,他就会觉得不可思议的平和幸福。

“卧槽!你不会是恋爱了吧!”梅林在他的脑海中惊呼。秃瓢晶亮。

——“于是梅林他真的说了’fuck you‘?”李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擦去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哈哈哈哈真不敢想象,我还以为你们这些老古董还生活在爱德华时代,连脏字都没听过呢!“

哈里一本正经的坐直身子回答说:”都是脑袋拴在腰带上的人,再不会骂人就要憋死了。你大概没听过珀西瓦尔骂人——等等你刚才好像说了老古董……“

”——简直能问候遍了詹姆斯的十八代祖宗。“李迅速的接上,又开始哈哈哈,”尤其是他们俩在床上——珀西的词汇量真让我大开眼界。“

哈里听到这里,有些不自在的转过身去,红着脸咳嗽了一声。他以这样非常含蓄的方式表达着他的不赞同。不管是李在詹姆斯的身上安窃听器这种行为,还是珀西瓦尔和詹姆斯的这点破事儿。

李停止了笑声 ,并且坐正了身子,这种认真的模样让他看起来真是该死的像个模范金世曼,并且,天煞的,艹,哈里想,他天煞的好看。他的眼睛绿的像是盛夏最美的青堇,每当他眼光流动的时候,就像是有无数的枝叶和花朵在他的眼眸中摇曳。

“这有什么不好的,哈里?珀西这样年轻漂亮,而詹姆斯……英俊风流。你也说过我们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随心所欲是我们应得的奖赏。”

哈里无言以对,他哽住了好半天,才扭过头去唧唧歪歪:“所以我才说,金世曼这种延缓衰老的做法完全不对头……”

他猛地倒抽一口冷气,他说不出话来了——青堇花就在眼前缓缓的开放了。25岁的男人——如同大卫和所罗门亘古流传的美善,是高洁和诱奸完美化身,他的脸还青涩如同半熟果子,内里已经开始散发出发酵的极为醇美的酒精香味。哈里熟识这香味。那是男人的味道,成熟的,有担当的,强大的男性的气质。像是怎么也捂不住的上佳马提尼,老天啊他爱这个味道。

李用手轻抚上他的脸颊,他说:“这样很好。”

“这样我最爱的就能永恒停留了。”

评论
热度(7)

灵感淹没我,写作蚕食我,生活毁灭我

© 月下中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