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中天

梦浮桥•华烬 断章集
修罗场(CP:叹应,墨应,墨叹,墨剑,叹剑)

本文出场人物为叹希奇,应无骞。梦浮桥AU设定中两人皆为阴体。
(大概是)小黄文,磨镜怀孕浴室Play,不过不要对笔者的肉文多做期待(。要是根据梦浮桥设定来看,我都不知道这两人算是断袖还是磨镜,嘛,反正就是同性乱搞啦╮(╯_╰)╭
梦浮桥•(传说中的)华烬卷背景下,墨总后宫贵乱 请大家看好标题所标CP以及预警,避免踩雷。

背景交代:恶主——最后的龙神剑非道伏诛在儒门圣司墨倾池明意徵圣剑下后,鲲神沉冤昭雪,终得飞升。而墨倾池因斩龙功绩与将受到饱受荒灾与恶劣气候的火宅佛狱改造成宜人居住的国家两项不世之功被推举为四魌界新主。墨倾池入住朝瑰城开始了新政。同时,年轻而饱经沧桑的新主也不知道出于何种考虑,将后宫再度充盈。

芒种日之后,五月即来。暑热便渐渐地从地面与土壤的缝隙间一丝丝的蒸腾上来。朝瑰城各殿也都早早为了迎接将来到来的酷暑而忙碌,这正是一年一度,声势浩大的“新筑”。新筑本身即是一件分外有意思的事情的。世间有四季变化,建筑也应随同,修葺成合乎时节的样子才是舒适居住的正道。而这一点,朝瑰城上上下下无不十分遵从,以至于后续竟成了一件不成文的习俗盛事。
初夏的时节,朝瑰城中的女官与侍从们早早的就已经拖去了冗繁的冬装,换上了轻盈凉爽的又入时的夏装。人且如此,何况城筑呢?譬如去年旧时节用以避风所用的帷幕,还是为了过冬而特意选用的毛毡料,如今再用就显得老而沉重,十分的不合时宜。将这些为了防止朔风侵入的毛毡与厚重的棉遮取下,换上今年新进的浅色渐变的纱锦。那些新纱一匹匹的张挂起来,映衬的整个城都仿佛是新筑了一般。而为了新筑忙上忙下的女官们,那穿着轻纱软缦,抱着装饰于板桥间轻盈游走的样子,正如彤云流光漫步廊间花上,是无上丰裕的美景。
城中物资库存与调配管理的负责人乃是掌侍楚天遥,然而她毕竟入城侍奉不久,又赶上了新筑这样的大事,未免会有千头万绪,手忙脚乱之感。息月旧时长居永华殿,现下又发生了两件不可不慎重的大事,她掌握着尚侍大权,心中还是忧虑着新人思虑不周,处事不大稳重。为了少生事端,又少不得要亲自出马,主持新筑事宜。
承香殿自新朝治世一来便一直无人居住。一个月前,才刚刚新迎了一位新的女御入城。初入宫便封了女御,这样深厚的恩宠与风头也是一时无两了。息月少不得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对付着承香殿的人,一点也不敢懈怠。然而这样的恩宠,确实是叫人不由得想起当年弘徽殿女御入城之时的胜景,那时息月还未曾冒死在圣司面前进言,朝瑰城的乱象也只是随着他的到来而渐渐开始成型,加剧。如今再度回首往事,只觉得时光荏苒,人事皆非。平白多添叹息感伤。
说到弘徽殿中的那一位,便是现下两件大事中的第二件了。差不多是今年年初,天气乍暖还寒,那一位便是在这种时候遭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起初,因为早春城中多流感横行,那人以为也是不幸感染了流感,怕被人瞩目,不敢请医生前来,只是自己一味的隐忍。直至后来某一天突然晕倒,侍奉的女官们擅自做主去请了医师,这才确认“已经是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
此事一出,合宫上下没有不为之欣喜赞叹的。就连圣司那样庄重矜持的人,在练剑的间隙,听到来人喜报,也是停下了动作,在庭院中呆呆的沉默了许久,目光流转,似乎心中有无限的心事略过,最终略有些沙哑的说“大概是天意”。
息月在一旁侍香,听到这样的话,便深深地拜临下去。圣司的意思,在那一句话里面她便已经明白。于是对弘徽殿那位,担着双人份的心,明里暗里的看顾起来,并将圣司的话托人不经意的传进了弘徽殿之中。一众人等自然是非常开心的,总觉得日子仿佛有稍稍好过一些起来,每个人都喜不自胜。想到他们刚刚入城之时那趾高气昂的样子,再与现在的样子作对比,真叫人觉得可怜又好笑。
圣司其人,本身就是与传中的神明一般的人物,他的功绩与盛名并非一般人可比,所思所想更非一般人可以揣测。弘徽殿那一位入城时间并不长久,门楣出身也不算出挑,但一入城便受封女御,入主弘徽殿,这样的心力与爱重,让天下人都觉得圣司大约是真正遇上了可心的人,无人不感动欣慰。弘徽殿的人也大多是这样的心思,于是刚刚入城就嚣张跋扈,俨然是以朝瑰城另主自居了。那行事作风一点也不肖似其主,没多久就引得了众怒。
大约是这样的行事实在过分,又或者是两位上殿有了矛盾。那一位没能承宠太久,接着登花殿,飞香舍,常宁殿陆陆续续的又迎进了不少新人。所有人都抱着“看,果然如此”的心情,痛快的说一句“活该”,用来解气。
然而这毕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能有身孕,毕竟还是有恩爱在,况且这又是圣司临朝之后的头一件。息月少不得是要为他大办起来的。

评论(2)

灵感淹没我,写作蚕食我,生活毁灭我

© 月下中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