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感淹没我,写作蚕食我,生活毁灭我

梦浮桥 刀雅片段 

The Last·献给你我最后的



他们面对面,一个执天刀,横刃在前;一个握龙鳞,立锋相向。九万丈的高空之上,朔风苍劲,寒冷令人无法思考。在这种时候,人会忘记过去,也不再期待未来。天地之间如此的寂静,有一瞬间,银戎几乎以为这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云汽将阳光分解,水分子漫然萦绕在整个诗意天城之中,渐渐的,从刀无极和银戎两个人的脚下,妃红的辉光升腾,分散,接着铺天盖地的笼罩了诗意天城。而金色的阳光徘徊在云汽下方,一瞬间,金粉相错,无限瑰丽。这正是诗意天城最为人称道的胜景:隐秘莲花。

刀无极想,盛到极致,也是无限悲凉。

他们离天空是那么的近……广袤的天空,这么的红,红的一眼望不到头,像泼天的鲜血,都集中到刀无极的刀上,再淋漓的落下。在这样的景致下,无论是谁,都会化作这片空虚之红中微不足道的尘埃——也许确实是,但刀无极不会赞同他这个说法。

银戎想,而我不会原谅。

这天地间,永恒的矛盾冲突,接着是冲突调和,最终同归于寂灭,从哪里来的,再回到哪里去,一个完整的轮回——这就是永恒啊。那么多的先人都走过了,现在,轮到他们了。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之间除了风,什么都没有,紧接着,两粒尘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破云团,在绯红色的天空划出两条无限趋合为一的直线,那是一道笔直的伤痕。

在他们相遇之前的那一刻,时空似乎是静止了一般。接着——相接的刀气混着龙气,以云阶上某个点为圆心,伴随着一声巨响,忽然爆发出惊人的,肉眼可见的光爆与冲击波,扭曲了时空。向四面八方冲荡。以九千五百尺云汽所搭建云阶竟也受不住这样的冲击,冲击波裹挟巨大的云层向四面八方扫射。在令人炫目的光爆过后,云阶的最中心被轰出一个巨大的空洞,从这边缘呈破碎的坠落状的空洞中,可以清晰望见慈光锦都的朝瑰城。

被城中巨变冲击到的将士们不顾龙皇命令冲入城中,他们全都苍白着脸,为有幸目睹一场正真的龙之战而后怕着,狂喜着。所有狂乱的心里只有同一个想法:……到底,这场战局的最后胜者是谁?空洞中

云层渐渐散开了,在那破碎的云阶之心最中央处,有血色的污点落于其上。那人带着某种不可言说的某种神秘的天启,平静的俾睨众生。他的手上正握古雅秀美的天刀,他沉默的注视着它,接着,右手稍一用力,那古刀便消无声息的片片破碎,从他的手指尖坠落凡尘。

——是刀无极。

三军爆发出强烈欢呼声,震耳欲聋,响彻天际。

银戎倾尽全力未能接住刀无极的一击,他被冲击波掀翻,再重重的撞到了大明宫的宫墙上。正是这一击让他没有被吹到天外去,然而这同时让他失去了再站起来的力气。银戎沉默的仰躺在玉石地面上,许久,才有力气侧过头去,用清澈的碧色眼眸看向那个人。

刀无极同时也转过头来,他对上银戎的眼神,不易察觉的深吸了一口气,他折断了天刀,然后,缓缓地,威严的,毫无犹豫的向着银戎走来。

银戎蓦地明白了他要做什么,他几乎全身发起颤来,抖得不可抑制。那已经超出了他的生理极限。第一次,他有了恐惧的感情,他一贯随性而漫无目的目光中有了盈然凄恻的光辉,那真好看。

刀无极越走越近,越走越近,最终,他高大的身影投在了银戎的身上,在一片血色的光辉中,他的面容被红光笼罩,模糊不清。

他开口,他问:你知罪吗。

银戎干涩的笑了一声: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之前不是,现在更不是。你的身体里有其他三位兄弟的力量,我以一敌四,是我做了美梦。

来吧,杀了我。

你知罪吗?

刀无极又问。

这江山,因为你一个人,饱受战火;这子民,因为你一个人,生灵涂炭;这国家,因为你一个人,尸横遍野。

刀无极弯下腰,伏在银戎的耳边说:

而我,为你痴狂。

 

银戎的身体突然猛地腾空,刀无极将他打横抱起,阔步走向大明宫正殿内。在他们的身后,三军在欢呼着“胜!胜!胜!”刀无极将宫门踢上,他抱着他,走向一个黑暗的,与世隔绝的,万劫不复的世界。

                               刀雅决战篇·完

评论(5)
热度(4)

© 月下中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