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中天

银戎懒洋洋的躺在树干上,白色的大氅随意不羁的滑落,在林叶中随风轻柔的飘扬着。在飒飒作响的林叶间,午后春曰的阳 光从树叶相交叠的缝隙中探出,又消失。它们错落在他的眼角眉梢,熏染他,仿佛古老森林中的秘宝,在时空的尽头闪耀。 

他从袖中里摸出一个苹果,丢给站在稍稍低一些的枝桠上的赤麟 :嗨,这个给你。一会儿的美工选修我就不去了哈。

——当他说话的时候,赤麟听到空气中传来一阵美妙的音乐,如此特殊,存在于不可能存在的悖论中的美,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展现给他。命运给与他这样的恩典和宠爱,让他在一瞬间仿佛觉得之前的那些灰暗,只是为了这一瞬间的美的战栗:从胸口第三块肋骨幵始的震颤与疼痛……仿佛只是为了如此。

 

……我为什么要帮你,我讨厌你。

挑衅,定论,恶意,决绝,拒绝。

 

精神懒散,银戎打了个哈欠,又从袖口中摸出一个橙子,丢给赤麟:那再加个这个好了。拜托啦,长道。

他十分困顿,说完话,便无所谓一样的闭上了眼睛,沉睡。又有奇妙的音乐响起来了,这次是轻柔而悠扬的小快扳,像是银戎之前在音乐鉴赏课上拨动的那串音符,在他之前,他从不 知道乐器还能发出这样的声响,而银戎只是简简单单的坐在那里,随意的拨动琴弦。就像现在,他拨动着自己的心弦。

 

……我够不到啊。

……我传递不到啊。

如同一只在空中飞舞的白鹤,银戎纤巧优雅,令人目眩。他细长的颈子,微微下耸的肩膀,隐然的阴柔气质,是一羽在空中轻巧飘扬的羽毛。他这么轻,不对任何事物施力,甚至无法与任何的力相交互,相作用:他处于这样一个毫无重力的世界,自由自在的漂浮着。

银戎永远是这个样子。潇洒的周旋在每一个人的身边,说着令人喜欢的话,笑成令人倾慕的样子,永远不知道什么是畏惧,也不知道什么是禁忌。他肆无忌惮的和自己亲近,却又不肯老实的叫他哥哥,只是一味的喊他的字,怪异的亲昵引来他人的瞩目。他却没有丝毫不安。

不知道为什么,那样的他让他注目,也让他伤感,令他否定,也令他迷惑。

无论我想什么,银戎……鹤留他,都不会听到,也不会为我停留。

这样想着的赤麟,缓缓的靠近了他,凝视,无言的沉默,思索,迷惘,交换的呼吸,发疼的肋骨……亲吻。

真是奇怪,为什么别人讨厌你,我就要也一起讨厌你。换句话说,为什么别人都说你是六指叛龙,我也一定要认为你是六指叛龙呢。直到现在为止,你有做过什么令人不齿的背叛勾当吗?我只知道你是我的亲人,是赤麟,长道。

我……

我只相信我所看到的。如果你想改变别人的看法的话,就做出想让他们相信的事情吧。赤轔,你真的想背叛皇胤皇兄吗?

……为什么我要做那样的事情。

对吧~所以,你要做的不是忧叹,而是帮助,辅佐皇兄,帮助他治理天下——这就够了。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根本没有相信的价值……我又有什么理由讨厌你呢。

 

初次的对话。

初次的亲吻。

初次的表达。

真心。

 

原来那盘旋在心头,无法散去的,微徹有些肿胀疼痛的恼火,

只是……

喜欢到想要亲吻的,真心。

 

 

ps:炽焰赤鱗降生之时,曾有預言这个孩子将会作为六指叛龙给上天界带来灭顶之灾。(做出预言的人是谈无欲,六铢衣默认了这个事实)龙皇不以为然,然而这个预言流传甚广,连皇后都为此忧心。所以,赤麟从小就是在众人厌恶和戒备的目光中成长起来的——除了五龙,尤其是他在意的碧眼银戎。

评论
热度(6)

灵感淹没我,写作蚕食我,生活毁灭我

© 月下中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