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中天

梦浮桥·朝瑰之卷-别册:罪与罚

 

梦浮桥·创世纪片段(时间线在朝瑰前段)

黎明降临了。黛青色的天空仿佛一抹沉静的影子,映衬着从妃红渐变成亮金的朝霞,一层一层的透彻,一点一点的明亮,最终在这沉静又透蓝的变化中无所遁形,然后消失。这样好的晴天,仿佛已许久不曾有过,仿佛就是为了这一日,仿佛就是为了等待他君临天下这一瞬间的定局……只能说是天命,是天命。天不为任何人的意志而转移。

玄武门,失守了吧?

银戎仿佛有预感,他觉得也就是刚刚那一霎时,大约是黑夜与黎明的交际,天将亮未亮那时的事情。他想,担心过久的事情,瞬间发生即为定局,反而让人很容易接受了。

他整了整仪容,将袖中天刀贴在右臂之外,缓步走出大明宫侧殿。

寅时三刻,叛军兵临城下。玄武门的将领阵倒戈,被守城的将士们从数十丈高的汉白玉城墙上推了下来,摔成了肉泥。那玉石城墙光滑可鉴,等到刀无极从那尸身上踏过的时候,就着火光,他看见那人尚完好的手臂直直的举着,右手如鹰爪一般扭曲,好像是拼命想要抓住什么,又宛如冤屈者无声的控诉。刀无极漠然的将目光转向诗意天城的城墙,在漆黑的夜中,这巨大,肃穆而瑰丽宫城,散发着冰雪一样冷然幽光。

攻城战役比以往的任何一次战役都要艰难,美玉无瑕的城墙如今变成了货真价实的绞肉机。火光跳动在刀无极冰冷的红色眼眸中,倒映出焦灼的战局,宛如宝石的镜面,没有一丝波澜。城墙之上,守军弓与步轮番交替,竟然最大限度的维持住了再生战力。然而在叛军流水样不间隙的攻势下,守军终于被击溃。他想终于结束了,结果是无一人投降,每个人都死战至最后一刻殉国。

这应该不是刀无极最辉煌的一场战役,但毫无疑问是他最艰难的一场战役。他们从黑夜厮杀至黎明,小小的一座城墙,折损了他十分之一的战力。应该夸奖说不愧是银戎,他们的主帅吗?他沉默的凝视着他的军士清理战场,硝烟,焦土,死尸……他凝视,沉默,潜入久久的沉思。副官站在他身侧,向他报告着战果,他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直到第一缕晨光照进他的眼眸中,他才恍若惊醒——玄武门已被攻破,诗意天城近在咫尺。

他吩咐副官将伤者送去医治,余者在玄武门外列阵,无命不得擅入。副官口称“遵皇谕”。亲卫队分列甬道两端。沉重的玄铁石门在沉默的气氛中敞开——那一瞬间,朝阳初升,晨光万丈,天地在一瞬间被照亮。

 

这是诗意天城,是他曾经无数次进入和经过的地方。如今以刀无极的身份在站在这里,却恍若第一次见到,熟悉的景色反而催生出不知所措和陌生的抗拒感。在这远离尘嚣的九万里青空之上,巍峨肃穆的大明宫默然矗立,殿前是百丈长的云阶九千五百尺,从脚下延伸到看不见天尽头。金色的阳光,云汽朦胧,将光芒化成七彩夺目的光带,遍布在云阶的每一处——五光十彩,令人为之目眩。而在这遥远的云阶尽头,银戎站在那里。

他依旧穿着白底黑炎纹路的大氅,侧着身子站着,那风流宽大的广袖层层叠叠,几欲垂地。在云汽弥漫中,他的身影有些模糊。忽有清风吹过,扬起了他几缕淡茶金色的长发,也吹散了徘徊在他身边的龙气,刀无极因此看清楚了他脸上的表情:在那浅淡而清秀的美丽面容下,银戎的神情依旧是淡淡嫌恶与拒绝施力的冷漠,看着他,仿佛这人世间的一切喜悦或是厌恶都空虚的令人厌弃。

心有所感,银戎测过眼目,看着刀无极。就着这样明亮的目光,刀无极审视着自己:他的身上血迹模糊,像是刚从血泊中打了个滚,连头发都被血迹浸染,一缕缕的垂下来。他从背后抽出神刀龙鳞,雪白的刀身还未来得及擦拭,遍布着行迹可怖的血痕。

他摩挲着刀柄上的龙纹,指尖从刀锋上拂过,然后将刀尖缓缓的指向他。

他说:没想到元老院的人竟然肯放你出来。我以为他们会把你关在某一处宫殿里面,做要挟我的筹码。

银戎平静的回答:事实上,他们确实打算这样做来着。我的未婚夫不肯,于是他们把他杀了。

刀无极淡淡的哦了一声。又说:然后,你怎么做的呢,鹤留。

银戎依旧心平气和的说:就在刚刚,我把他们都杀了。

刀无极此时才掠过一丝细微的笑意,说:……这样的结果,我早已预料到。可惜你聪明一世,鹤留,你若在一年前做出这样的决定,也许现在不会是这个样子。

微风吹动着银戎的衣袖,有极淡的血腥味弥漫在风中。银戎说:……嗯,你说得对。是我的错……从一开始就错了。

狂风呼啸着刮过,将银戎的袍袖高高的扬起,一瞬间,图穷匕首现,天刀从银戎右臂后直直的滑落,他紧握住刀柄,刀身在空中划出半圆,刀鞘被真气震动,径自划开掉落在一旁。银戎将天刀横于身前,刀身反射出一双碧色凌厉的眼目。

刀无极想,那是多么美的眼目。清澈,冰凉。他亲吻过它们,他也亲吻过它们主人的嘴唇,他拥抱过它们主人的胴体……眼睛,嘴唇和身体都是柔软而暖和的,与他本人的气质截然相反——记忆开始于那个春日,在那些飒飒作响的树叶下,他说:为什么别人讨厌你,我就也要讨厌你呢。

我相信你,长道。

 

“那是我的错,从一开始就错了……六指叛龙的命数是真的……而我,是引发预言实现的千古罪人。”

你我的罪孽,万死难恕。

                                                                          完

 

评论(1)
热度(8)

灵感淹没我,写作蚕食我,生活毁灭我

© 月下中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