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中天

红色罂粟花(段子存档)

OW同人灵感段子存档,等脑洞都成型了就全部放出来。

BG,麦克雷X猎空

我不会说我就是想搞洛丽塔AU的,我发誓(。

有雷,warning

warning

warning

warning

 

 

 

 

 

 

杰西·麦克雷是在莫斯科红场边上的红顶子房屋上捡到那个聒噪的小姑娘的。那是一个深冬的傍晚,阿尔比特大街上行人稀疏。他从西伯利亚搭上了一辆去往莫斯克的越野吉普,车子在洁白的雪野上开了两天,他差点没把自己的屁股硌碎。

天气冷的出奇,所有人都把自己紧紧地裹在臃肿的冲锋衣里面,低着头匆匆前行。有经验的斯拉夫人都知道,这样的天气预示着一场大的暴风雪造访。

在这样的氛围下,麦克雷慢悠悠的步调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他自己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不过他不甚在意。他刚刚在沃斯卡纳帮助队伍赢得了一场艰苦卓绝的攻击战役,在他的掩护下队伍成功的占领了A地区并且“不小心”把毛子军方的一些S级机密信息泄露到了因特网上:这些信息中包含上新型能源开发的测试数据并附能源副作用的报告,以及一场同一时间,发生在南苏丹地区小型智械暴/动的观察记录。

智械暴/动不是什么新闻,在北非及中东地区尤甚。只不过这一次,这场暴/动无差别攻击的手段过于残忍而引发了全世界的谴责和关注。叛/乱智械所使用的武器和科技特征如此明显,以至于五角大楼不得不对外宣称军火库无任何武器或军械失踪的报告。即使这样,他们还是被骂了个狗血淋头。不得不说,这一份信息现世的时间真是拿捏得恰到好处。

麦克雷从上衣口袋上取出抽了一半的丹纳曼雪茄,这是卢西奥从巴西利亚给他带来的。他平时只在战斗胜利后才会取出来一根,品尝珍贵的胜利滋味。天气太冷了,打火机都打不出火星,他滑动了俩三次后果断放弃了。右手按上了自己腰间的左轮。

打火机的声音,掩饰不住饿狼迫近脚步声。瓦片哒哒作响,袭击者大概是在身后八点钟方向的屋顶上,正挪动着寻找掩体呢。麦克雷拉了拉自己的防风帽,它掩饰不住他的笑意:他想起自己家乡的那些大型猫科动物,它们有着漂亮的皮毛和优雅的姿态,以及毫不掩饰的贪婪杀机。

这个时候不是正午,冬日莫斯科的夕阳比起墙面上的壁画好不到哪儿去,但这不妨碍他发动一个漂亮的午时已到。在掏枪转身的一瞬间,他看见在被技能所放慢的时空中,乌云遮蔽的红日,苍白着脸,有虚化的巨大红晕,一层层的从中心发散出来,浅浅散尽,令人眩晕的美丽。

枪声响起。一段蓝莹莹的脉冲光线擦着他的脸颊,穿越空气中零星的雪花向着另一个据点里面不怀好意的狙击手飞去。一颗子弹钉在麦克雷的脚下。另一颗,打进了麦克雷希望打进的地方,他甚至听到了同时响起呼痛声和金属被血肉之躯阻碍的闷响。一声清晰,一声模糊。这一次,他听的非常清楚。

狙击手被那一段脉冲打懵了,不过麦克雷不介意再补一枪给她。行人尖叫着在冰冷湿滑的路面上姿势诡异的四散奔逃,在一片乱象中,他看见穿着棕色冲锋衣的小姑娘从红色的房顶下整个人倾倒下来,她本应该喋喋不休的小嘴抿得紧紧,一丝红色的血迹从她的嘴角流下。他拼命的冲上去,把背影留给了那个狙击手——脑海中浮现的全是他第一次见她时的场景:他们在温斯顿的总部享受难得的假期,他闭着眼睛在躺椅上假寐,听见外面走廊上的传来节奏凌乱的脚步声,一会儿在北面尽头,一会儿又出现在了南边中央,像可爱的小鸽子一样凌乱无序的冲来跑去。他微笑着把牛仔帽盖在脸上,水果塔的香味却从门边幽幽的飘进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一个明亮,欢快的声音,像是从海平线上升起的第一缕阳光,击碎冰冷的黑夜,击穿所有的乌云,穿透他,让他被温暖环抱:

“嗨~我是猎空,你要吃水果塔吗?我买了三种口味的呢。”

                                                                                      END

评论(5)
热度(6)

灵感淹没我,写作蚕食我,生活毁灭我

© 月下中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