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中天

梦浮桥·野火之卷 魔樱片段

 应该再加一句:你装了这多年的哑巴,如今讲起里来,倒是一套一套的呢。

贝尼尼的羔羊:

魔王子:“我刚从营外进来,听说你今天打了很漂亮的一下。”
拂樱:“您老是这么偏听偏信,兴冲冲的。实在不像个王储的样子。”
魔王子:“你倒是很像侯爵的样子啊。阵前失仪,你痛打了慈光的小国王,我看你可是高兴得很呢。”
拂樱:“高不高兴在我,我只做了我该做的事情,也没有什么高不高兴的。倒是王储又妄言妄信了。您这样,在现在的局势下,可是顶顶危险的。”
魔王子:“我吗?我倒不是顶顶危险的,我只是担心,那小国王也一时失仪,从慈光之塔叭叭的跑到咱们火宅的营地来,到时候可就是他顶顶危险的事情了。”
拂樱:“……。”
拂樱:“届时外交方面也是有迦陵看顾,我相信他会做得很好的。”
魔王子:“你到好像很笃定,他一定会来似的。侯,你说他要是来,他能为谁来呢。”
拂樱:“……这事王储似乎不应该问我。慈光国王来与不来,见谁或是不见,都有他的理论,我是不知的,王储也不该拿这话来问我。”
魔王子:“你现在讲起理来倒是讲得很溜了。我倒是只想问问,你这身子是为谁化的,你那死了的孩子,是为谁生的。”
拂樱:(手上军机折子一不留神,捏碎了。)“您真是……您真是越来越不……您说这话,是要问我的罪吗。在这种时候,在此地……在三国会战的战场上……?”
魔王子:“怎么会,我怎敢质疑火宅天下第一的大英雄凯旋侯呢。我只怕侯虽然身在这里,却有些东西落在慈光,丢在那小国王的身上,甩也甩不掉了。”
拂樱:“(大震)王储……您……?!”
魔王子:“听说慈光新王,原本的姓名,是叫枫岫是吗?拂樱,你原本卧底的那家少爷,也叫枫岫吧。”
拂樱:“我身在此,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也没什么好辩解的。我心只属佛狱,我现在能站在这里,就是我最好的证明。”
魔王子:“(摇头轻笑)还不够,还不够啊,拂樱。”
拂樱:“您还想做什么,您若再苦苦相逼,那拂樱只能战死沙场,以明此身了。”
魔王子:“不。不用。”
拂樱:“什么?”
魔王子:“你不用战死沙场,也自有你明证。你当年离开佛狱之时,已受封了侯爵的爵位,还有一重身份,就是我未来的王妃。”
拂樱:(脸色煞白,只是转过身去,不肯和魔王子对视。)
魔王子:“(慢慢走上前来)我父亲一辈子庸碌,不过这次,我觉得他做的很好。拂樱,我很中意你的身体,我想让我的孩子在你的身体里面生长。而你呢,拂樱?”
魔王子:“你可愿意让火宅未来的王,在你的身体里生长吗。”

评论
热度(3)
  1. 月下中天贝尼尼的羔羊 转载了此文字
    应该再加一句:你装了这多年的哑巴,如今讲起里来,倒是一套一套的呢。

灵感淹没我,写作蚕食我,生活毁灭我

© 月下中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