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中天

越冬之星·断章之章十二 离去之原(碎片)

本章之名 离去之原,与同名歌曲无任何关系。

 

权利放弃声明:这只是一个虚幻的故事,与现实中同名同姓人士没有一点关系!

新花,MK提及

主要角色死亡有。

RPS,慎入!慎入!不约不撕!

只是一个断章,与之前的越冬之星有剧情联系……

(只是想写新花BE


赫韦德斯靠在他怀里,用头狠命的撞他的胸口。诺伊尔的胸腔被撞得生疼,仿佛有回音在他的这具伟岸而无用的身体里面空虚的回荡。

“……是米洛……”

哽咽的声音和熟悉的泪水温度……啊,诺伊尔想,贝尼可是真爱哭啊。自从转会之后,他们的每一次见面都是伴着这些没完没了的泪水进行的。

“……曼努,是米洛…。”

诺伊尔想,什么?米洛?米洛是谁?

“托马斯的恋人……是米洛。”

赫韦德斯从他的胸前抬起头来。诺伊尔看着他泪水充盈的,哭得有些微微发红的堇色眼睛,张口结舌。赫韦德斯哭得有些缓不过气,他颤抖着哽咽,有那么几分钟,他看起来像是要背过气去了。但是你依旧不能否认,赫韦德斯虚弱却依旧而美丽。他颤抖着,唇瓣像是在暴风雨中瑟瑟发抖的蔷薇花瓣,他们发着抖,嗫嚅着,最后化为一声无声的叹息。

“……天啊,神啊……”

赫韦德斯叹息着低下头去,几颗泪珠从他的脸上顺着雨水坠落到地面上。

“我主在上……曼努,我爱你。”

他说着,微微的踮起脚,亲吻了正低下头,微微错愕的张着嘴看着他的诺伊尔。

是他的错觉吗?巷子的尽头似乎有一道人影一闪过。

 

 

晨曦的微光是有些冰冷透明的墨蓝色,诺伊尔在沉睡中被冻醒。时钟在白昼与暗夜的交界时刻散发着幽幽的荧光,显示现在的时刻是凌晨五点十七分。他迷茫的盯了钟一会儿,然后在短暂的神智空白之后回复了思考能力,他发现自己的被子被人拽走了。

宾馆的套房准备的羽绒被是双人的。他扭过头去,看见身边的赫韦德斯正趴卧着,睡得香甜,他的右手从杯子中伸出,露出一部分赤裸的身躯,在那些柔软蓬松的白色布料中,他整个人身上笼罩着一层晶莹的光辉。诺伊尔试着从他手中拽出属于自己的那一半,毫无作用。他温柔又无奈的凝视着他,脸上不自觉地带着一丝微笑。

 

 “……后来,我低头遇见了你——”

对我的惊喜,你报以风平浪静的微笑。

仿佛从干果壳来到雪域高原

突然的恢弘和明亮让我思维缺氧……”

 

大喜大悲,大开大阖,人生和命运是如此变化无常。诺伊尔想,贝尼重新回到了他的身边。这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啊。多么美妙啊……如果托马斯还活着,如果托马斯还活着……他会怎么说呢,他会怎么做呢?幸福来得如此突然,让他惶恐,甚至惊惧。仿佛是淋漓的鲜血,才敲醒了沉睡的愚人。幸福是不贞的,残缺的,被诅咒的。

他沉默的思考着,在熹微的光线中他几乎成了一座永恒的雕塑。他一直如此,沉默似乎已经成为了他的武器。他在这里面躲避着一切。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赫韦德斯翻动着身子,渐渐醒来。他昂起身子,顺着诺伊尔的手臂攀附上去。准确的找到了那雕塑一般棱角分明的下颚和嘴唇,他们轻轻的接吻。诺伊尔紧紧的拥抱着他,好像他是一缕抓不住的风,他一松手,他就散了。

“曼努……曼努——曼努,你……”赫韦德斯躲避着诺伊尔温柔而细密的亲吻,有点难耐的笑出了声,说,“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托马斯会保佑我们。我就在这里,我们不会再错过了,不会再分开了……再也不分开了。再也不了……”

“我们将会幸福……是的。等打完欧洲杯,我们就在一起。等到我们都老了,我们就到高加索山去,到阿尔卑斯去,到斯堪的纳维亚去,到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地方……我们去领养很多很多孩子,再养两只金毛……托马斯一直很喜欢的……我们会幸福……是的,我们一定会幸福……”

两个人赤身裸体的纠缠在一起互相拥抱,只是不断的重复着最后一句话。他们久久相拥。

——“嘿,曼努,我饿了。”

六点,慕尼黑的贝瑞特兰格大街上还亮着路灯,行人很少,多半是早班的报童和其他职工匆匆略过。正对着爱德华施密德大街的丁字路口直面着伊萨尔河岸,轻薄的雾气带着潮湿,柔软而厚重的痕迹缓缓地从街道上退回河面上。诺伊尔双手插着兜,看着距离他十步不远的赫韦德斯一个人在空旷的街道上步调欢快的向着拐角处的面包店跑去。他们离得越近,大麦和牛奶的香气就越来越浓,赫韦德斯饿坏了,他迫不及待的跑过拐角去,看到老旧的招牌,他心满意足,又转回去,向着另一条大街的上的诺伊尔招手:

“——曼努,来呀——~”

他还笑着,胸口却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空洞,然后通红。他还站着,软软的站着,笑着,虚弱的笑着,苍白无力的笑着。接着。

一切都消失了。

 

有翅膀拍打的声音,震动着耳鼓膜。

年老的妇人抓不住手上的购物袋,新鲜的面包和果酱洒满了一地。尖叫声伴随着枪声,惊醒了整个慕尼黑。

第一发子弹打穿了赫韦德斯的心脏,子弹深深地陷入石板路上,冒起青烟随着雾气一同消弭。第二发子弹险险的擦着诺伊尔的左臂,留下一道深刻的伤口。他突然加速奔跑,身体失衡,所以躲过了那致命的一枪。雾气像是魔术师手上故弄玄虚的桌布,他们一层层的从地面上剥离,赫韦德斯的身影渐渐的从雾气中显露出来,一片红色的鲜血,侵染了他身下的土地。

诺伊尔麻木的扶着右臂。他走到他面前。

“……到高加索山去,到阿尔卑斯去,到斯堪的纳维亚去——我们会幸福的……”

“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如果大地真有边界,如果

耀眼的景致真有边界

我几乎可以断定,你就是最后的——

边界之外,再没什么值得期待。

 

 

“下地狱去吧!你们这些该死的同性恋!!!!”

明亮,温暖的橘色光线驱逐了最后一丝迷雾,太阳升起来了。

                                                                      碎片·完

注:本文诗歌摘录东涯《致心中的海洋》

 

评论
热度(11)

灵感淹没我,写作蚕食我,生活毁灭我

© 月下中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