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中天

再版

绸布在翻滚间松散,一颗人头显露出来。女御身形一颤,微张嘴,似乎是想喊叫,但最终没有任何声音。
今上远远的站在浮桥上,沉声说:“女御以为如何?”
女御并不答话,只是抱着廊柱,缓缓的向前走上两步,终于跌坐在那颗人头旁边,不顾血污,将人头缓缓抱在怀中,轻轻亲吻。
拂樱低着头,垂下眼,说:“终于结束了。”
枫岫走到他面前,低头看他:“正是,总算结束了。”
拂樱讷讷的笑着,看着那颗头颅,用长长的袖子去擦拭上面的血污:“火宅终是灭在你的手里。你教我嫁过来的时候,我就曾经与主上讲过:你绝对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人。可是主上贪心你那十万兵马和三十万担粮食。硬逼着我从了。”
枫岫默然不语。
拂樱又说:“我没了那七成的功力,在主上心中便不如三十万担粮食,可这也没什么。只是我心中清楚,在你心中,我是连那三十万担粮食也不如的。你与了我们兵马粮草,定要连本带利拿回来——如今果真。这区区的兵马粮草,断送了我国的国祚。”
他袖子上的斑斑血迹似红梅点点,那人头被他擦拭干净,竟是一张清秀绝伦的少年面目。拂樱抱着人头呆呆的注视了一会儿,对着那少年的脸,一时笑着,又一时哽咽呜咽,抚摸着那人头,轻声道:“小执竟然长得这么大,这么出息了。可以上战场杀敌了呢。”
说罢,竟从袖中取出一把小剑,毫不犹豫直杀向枫岫。枫岫迅速出掌,将拂樱击出顺着板桥滑至尽头。拂樱俯身吐出两口献鲜血,恨恨的看向枫岫,眼神冰冷残酷,他握紧小剑,毫不犹豫抹向自己的脖颈。

评论
热度(1)

灵感淹没我,写作蚕食我,生活毁灭我

© 月下中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