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中天

梦浮桥小记.3

这都写的是什么呀_(:з」∠)_

 

 

浅夕暮上,女御拂樱摒弃近侍,只随意的披着一件质地轻柔的雪色外表,深红色内里的常服,倚着寝殿的廊柱,呆呆的凝视着宫墙上方的一片橙灰色的天空。遥远天际只有两三只寒鸦,颤声惊叫着飞过。他心中有无限的哀情愁事,却无处排遣,无与人细说,心中好似一团乱麻一样,直堵的人胸臆憋闷。又一时为火宅和慈光的战事焦心,仿佛整个人被在沸水中滚煮,坐卧不安。
今上拎着一物,约有匣盒大小,以黑色绸布包裹。他穿廊越桥,直奔淑景舍而来。一路上竟未遇人通报,淑景舍的寥落可见一斑。他沉重有力的脚步惊醒了女御,然而他尚来不及放下竹帘,便已经被今上叫住,一并将那黑色物什顺着板桥丢至女御脚下。绸布在翻滚间松散,一颗人头显露出来。女御身形一颤,微张嘴,似乎是想喊叫,但最终没有任何声音。
今上远远的站在浮桥上,沉声说:“女御以为如何?”
女御并不答话,只是抱着廊柱,这姿势看起来甚是古怪不堪,稍时,女御就如同春光下的薄雪一般顺着廊柱倒伏在地。今上大骇,正要走上前去,见女御又直起身子,脸色惨白如纸,唇边尚有血渍,而衣袖上早已染红了一片。他有些气喘,挣扎着说:火宅败了?见今上默然,他又苦笑一声说:哈,意料中事。可惜我不能即时格杀与你,实难面对万千子民。
说罢,竟从袖中取出一把小剑,毫不犹豫抹向脖颈。今上只做一弹指,便将小剑从女御手中击飞,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样的性子啊,拂樱。为何如此天真愚蠢?
拂樱求死不得,愈发痛苦,直恹恹道:我这样的蠢物自然是不能入你枫岫大人之眼,何不放我一死求得干净。说罢又去捡那小剑。可见求死之心是真正无可质疑的。
枫岫几步上来,将小剑从板桥上踢入中庭。见拂樱恨恨的看着他,只觉一时痛快,又一时的悲哀,好似冰与火一般颠倒折磨。他觉得这个人简直铁石心肠,可恨至极,便冷了声音说:你以为我会就这样放过你?你这样死岂不便宜?
拂樱挣扎不得,悲愤交加,吐出一口血恨恨道:你有什么手段,大可以使出来,我若怕死,便不是凯旋侯!他一时情急,血沫子呛住了喉咙,一阵咳嗽,抖的如同风中残叶。
枫岫说:不对付你,难道你希望对付在你的火宅子民身上?说着将拂樱打横抱起,踢开垂帘,径自走进寝殿。拂樱一时惊诧,才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冷汗涔涔,拼命挣脱,想到自己国家的战士,那人头还被晾在一屋外,简直要流下眼泪:你……你放开我!滚开!滚开!!
枫岫说:滚开也可以,把你换下去,换谁上来?是王子还是王女?拂樱顿时如遭雷击,反抗的动作都没有了力气。枫岫见他不再挣扎,很是满意,就低声在他耳边说:——这样就很好,你记着,若是我觉得不好了,就换你们火宅的其他人上来。
拂樱万念俱灰,闭上了眼转过头去,一滴水珠砸到地板上,他颤声说:……不……请……请您不要……我求求您了……。

评论(2)
热度(2)

灵感淹没我,写作蚕食我,生活毁灭我

© 月下中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