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中天

梦浮桥小记.2

朝瑰城布局乃是十殿九舍,百里宫殿自锦城中北部一路顺延至嵯峨山脚。城中居住生活的出身高贵的妃嫔们,其中的每一位都是当世盛名的绝代美人。登仙道又是礼教法度甚严的国家,依照法例,侍奉于宫中的须是慈光之塔四品以上官员的子女。


曾有一官员在朝圣过后,有幸为今上所宣召,入清凉殿谒见。一路上只见古树参天,绿植蓊郁,时值盛夏,灌木紫薇与池塘清荷竞相绽放,千花入流水一般铺陈于地面和湖泊间。


板桥浮廊重叠错落于平地,山峦与池塘间,仿佛漂浮在空中。建筑之精巧,可见一斑。偶有女官静声从身边优雅行进,只听木板与布料摩擦簌簌之声。垂帘之后的休憩室中,有低低谈笑声随风而出,仿佛是怕打搅他人一般。官员不动声色,心下大骇,一日酒后无意对同僚讲解此间见闻。朝瑰城由此便更加成为慈光之塔民众心中的“上天界”了。

而那些住在朝瑰城中的美人们,更是为民间所肖想,一些桃色的绯闻与话本一时间也流传颇广。其中有一则,最是荒谬无稽,却也别有意趣,因而也一并录入,以作笑谈:

 

 

朝瑰城中女官甚多。其中有一位资历很深的女官,人称提灯,入宫时便受封了典侍的职位。受职于君曼睩尚侍手下,性情庄重沉稳又娴雅,很受君曼睩的器重,打理城中一切安保及容灾事宜。

一初雪日,万籁俱寂,提灯典侍独身秉烛夜巡,行至废宫处,见板门虚掩,浮桥远处传来点点火光,有不甚清晰的人声断续传来。提灯一时惊觉,屏声敛气,缓缓行至淑景舍中。见淑景舍一派封宫败景,庭院花草荒芜,野草漫漫。然宫室却无半分寥落颓废之象,简朴干净。提灯见此情景,心如坠冰窖,惴惴如风中秋叶。正是挣扎不安之时,主殿之中似乎有人影闪动。廊窗上朦胧的浮现出两人纠缠在一处的身影。有挣扎与衣物摩擦之声传来。

提灯心下骇然,正欲悄声离去,听得一声凄然惨呼,如幼兽哀鸣。见那格窗上倒映出一人身影,身上衣服如水一般滑落在地,露出纤纤瘦身体,被一只手臂强行拉拽在地,又是一阵凌乱的挣扎打斗声过后,提灯听到破碎的呜咽声连同喘息一并响起:你……你不是人!你怎可以如此对我!你不可以如此对我……!

翌日,典侍提灯重病,退宫归宁,从此再无奉上。 

评论
热度(1)

灵感淹没我,写作蚕食我,生活毁灭我

© 月下中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