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中天

梦浮桥小记

四月初十一早,枫岫便奉了棠棣大妃的命令,同左大臣顾家的长子无衣并小妹即鹿一同入宫参上。寄养在顾家的殢无伤去年已受了兵部卿的三品官职,今日一并护送他们入宫。

此次是无衣与即鹿着裳仪式(注:男子辨阴体阳体,男子女子换上成人装束,以示可成家立业)之后的第一次召见,今上与大妃都十分看重,因而便不顾太政大臣六铢衣和左大臣顾由康的反对,一味的逾越礼仪,声势十分的浩大,譬如身后跟随的使用人以及年幼的栉笥姬就已达到36人之众。这一队人马数量太多,难以轻车简从。无衣和枫岫他们少不得要早早起床,因此三个人坐在华丽的车轿里面,少时都打起了盹。

车轿尽可能的驾驶平稳,但枫岫睡得不熟。一路上几次浅浅的睡去,又挣扎着惊醒,折腾的一点睡意都没有了。枯坐无聊,他便用扶桑扇点点撩起了轩窗的垂帘,看到整条长阳大道沐浴在清晨的朝晖之中,浅橙色的阳光从生长的葱郁壮硕的巨大落叶乔木中发散开来,真是不胜美景。

时间尚早,路边行人来往稀疏,见了他们这样的阵势,纷纷退避到一旁俯身下拜。枫岫抿着嘴,饶有趣味的看着,听着咯哒咯哒的车轮驶过的声音,心里觉得既充实又亮堂。

又过了一时,枫岫听见耳边窸窸窣窣的衣物曳拽声,把目光收回车轿内。即鹿小猫一样盘卧在座位上,发出轻柔的浅眠声响,睡得正熟。无衣在即鹿身边端庄的坐着,眼睫轻颤,半梦半醒的样子,手上有些不受控制的潜意识动作。衣料摩擦出了细细的声响。

枫岫不做声,只看着,觉得这样的无衣很有些娇憨的神气,不忍心叫醒他,就默默的坐在一旁不动,看着阳光从珠帘的缝隙穿过,打在无衣的脸上,仿佛他的皮肤都与那阳光一同融化成了温暖的浅金色,分不清楚了。不一会,无衣悠悠醒来,半睁着眼睛,还有些迷茫,枫岫刚要出声,就听见无衣低低的,下意识的轻叫道:”善生……“

马蹄声由远及近,一柄长刀从轩窗伸进来,有清风带着几缕银白色的长发飞进来,殢无伤骑着马和车轿并行:”望佑,你叫我?“

枫岫把头扭了过去,听见无衣在一边絮絮的和殢无伤说这话,不一会儿,即鹿像是被吵醒了一样,低低的呻吟了一声,揉着眼睛,无衣把她抱进怀中,给她整理衣服和头发。无衣又叮嘱了殢无伤几句话,殢无伤便下去了。

枫岫一路支着眼皮看风景,终于,在晌午时分,他们抵达了锦绣王都的朝瑰城。

评论
热度(4)

灵感淹没我,写作蚕食我,生活毁灭我

© 月下中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