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中天

须臾与永恒片段存档:

张佳乐离开的那天,唐昊没有看到邹远来送行。显然张佳乐也发现了,但他只是笑笑,什么都没说,就拉着行李箱转身离开。唐昊望着他的背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唐昊找到邹远时候已经是夜间十点,在张佳乐的宿舍里。邹远在一片黑暗中摆弄着张佳乐留下的留声机和黑胶,空荡荡的房间回荡着brahms的第三交响曲,有些许的失真。

唐昊恍惚间回想起第五赛季的时候看到张佳乐和孙哲平在这间屋子里做//爱的情景:饱满的阳光从巨大的玻璃窗洒下,一边的留声机像是一个无声的点缀,播放着陌生的旋律,米白色的被单流水样的从床上垂下,张佳乐纤细骨感的小腿并着线条凛冽的脚腕在空中起起伏伏。他听见他们甜蜜的喘息,大喊,惊呼和低吟。情////色盛宴五感具备,唯独气味不可寻。但他回想孙哲平身体的律动,想必当时定是满屋春情,百花盛放。

“如果我是Alpha,我今天一定不会放他走。”黑暗中,邹远握紧了拳头,唐昊看着他浑身颤抖,一时无言。

“你一定会说没有必要,对吧?小昊?”邹远说,“你一直这么冷静的旁观,不了解你的人一定想不到这一点。”

“他抛弃了我们,所以你也抛弃了他,有时候我真得很羡慕你。”

邹远低下头,无声的狂笑起来。唐昊讷讷,走上前一部,举起手,却又收回。邹远发了疯似的将留声机摔在地上,黑胶碎成了好几瓣,他也碎了一地。倒在地上,一屋子叮叮咚咚的声音,并着冷冽,浓郁的柠檬叶和丁香的味道,海啸一样席卷了唐昊能感受到的一切。

唐昊猛地被Omega的信息素袭击,一时趔趄,他勉强用手支撑着自己,伏在邹远的上方,眼神中充斥着复杂的情绪。

在两个人极度接近的现在,他才终于看清了邹远,他的眼角有着悲痛和情色所渲染出的殷红,眼神明亮像是钻石破裂,流出心血:

“对不起,小昊,我……分化成Omega了。”

评论(1)
热度(3)

灵感淹没我,写作蚕食我,生活毁灭我

© 月下中天 | Powered by LOFTER